第一章 去死吧宝贝

  海水漫过林欢的脑袋时,她的呼吸彻底断在水里。

  “有你们林家给我当垫脚石,我很开心。”

  “知道吗,你爸在我手底下挣扎的样子,和你现在的表情一模一样呢……”

  “哦,你母亲?不知道啊,大概已经在黄泉路上等你了。”

  “去死吧宝贝,乖。”

  ……

  “啊!”林欢猛地睁开眼,从床上坐了起来,全身颤抖。

  汗液已经湿透了全身的衣服,双眼腥红,脑子里的回忆片段拼凑成一个又一个噩梦般的画面。

  她死了,被相爱三年的未婚夫带上游艇,生生按着她的脑袋淹死的。父亲也没了,母亲生死未卜,整个林氏都成为别人的囊中之物,而她……

  这是哪儿?

  林欢低头看着那双白皙纤细的手,十分陌生。

  她张了张十指,手上一串红曜石很是晃眼,房间里陈设简单,身侧还放着一部手机,一切都是陌生的。

  林欢立刻跳下床,虚浮的身体连走路都没什么力气。强忍着不适到了全身镜面前,手脚突然僵住了。

  镜子里的人头发卷曲乱糟,脸色透着十分不正常的蜡黄,全身的皮肤倒是白皙剔透,身材娇小,穿着一件白色长裙,露出一截莹白的脚踝,在环境和发型的烘托下活生生像个女鬼。

  眼神一刺,林欢突然颤了颤,不可思议地接受脑子里突然多出来的记忆。

  这身体的主人叫苏梨儿,是个哑巴。

  林欢突然张了张嘴,低声道:“我的天……”

  怪不得她觉得眼熟,原来是阳城的大笑话苏梨儿!

  以前她就听说过有关于苏梨儿的事迹。苏家作为阳城的五大家族之一,竟然出了个痴傻疯癫的哑巴!

  这件事乐坏那些看笑话的人,再加上那段更加滑稽的联姻,生生将苏梨儿逼上了八卦的风口浪尖。

  林欢咬咬牙,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。

  重生就重生吧,怎么偏偏生在这样一副躯壳里?

  算了,只要没死,怎样都算是恩赐。从今天开始,她就代替苏梨儿活下去,笑话也好,什么也罢,该讨的债是时候讨回来了!

  眼神一定,苏梨儿盯着镜子里的人,眯了眯眼。

  “砰!”门突然被人推开。

  “你站着干什么?等着人请你呢?”

  梅英的脸出现在门后,上下打量了苏梨儿一眼,语气刻薄又不耐:“真是晦气,苏家怎么有你这种扫把星?出个门都能给车撞,长脑子没长?滚出来!”

  苏梨儿瞳孔一缩,脑中唯一一段关于这具身体的记忆浮了上来。

  这人叫梅英,是苏梨儿的后妈。

  十年前,梅英将苏梨儿的亲生母亲从高楼上一把推下,被年幼的苏梨儿目睹了全程。

  苏梨儿惊恐害怕,知道自己的力量没法报仇,所以只能装疯卖傻十年,但梅英还是没有停止怀疑,小三上位成功后,用尽方法折磨了她十年。

  这样的仇恨太过深刻,也是原主唯一留下来的记忆。

  梅英见她没有动作,过来拽了一把,狠狠推了一下。

  “咚!”苏梨儿一个踉跄,撞上了门,手腕上立刻有了红痕,脑袋也开始渗血。

  “看什么看?”梅英恶毒地靠近:“我警告你,秦家还肯要你这种破烂,是人家可怜你。小哑巴,你最好安分守己,要死也要死在秦家,别给苏家惹麻烦!听明白了吗?”

  苏梨儿咬牙,眼神扫过梅英的脸,伸手缓缓捂住了自己的伤口,眼神黝黑阴沉,仿佛从地狱裂缝中爬上来的手,分分钟能将人撕碎。

  梅英一愣,忍不住皱了皱眉,再次定睛一看时,苏梨儿已经恢复了低头乖巧的模样。

  “到了秦家给我发信息,你最好记住了,好好伺候秦城阳,以后我们多的是地方要仰仗他!”

  苏梨儿目光冷了冷,转头出门,上了婚车,手边的衣服已经被绞烂。

  前有豺狼后有虎豹,等她安顿好自己,再回来一个一个收拾他们!

  车子开动,穿过人流。

  今天,是秦家和苏家联姻的日子,也是阳城上上下下都期待的好戏。

  秦家是五大家族之首。

  秦城阳更是花名在外,出了名的喜怒无常,阴鸷狠辣,宠女人,也毁女人。

  几十年前两家的爷爷在西藏结识,发展成生死之交,于是二话没说定了亲,没想到苏梨儿成了个傻子哑巴,即使如此,秦家也从来没有推过这门亲。

  其实五年前就办过一次婚礼,但是秦城阳压根没有出现在婚礼上,后来还和家族对立出了国,当时闹得人尽皆知,这一次……
  
三生石之阿箬
那一世,凡间一处繁华小镇,是他们的初见。 幽幽兰草从中,那一瞥,笑容如火般,灼伤了谁的眼? 这一世,凡间帝王家,相遇却不相知,明明在一处,却总是匆匆错过; 再一世,一人为仙一人成魔,相爱却不无法相守; 天劫下,她为他舍弃一身修为,只为守护他最后一丝元神。
关闭推荐
账户剩余:33书币
请选择要购买的章节
购买说明:
1.已购买章节及免费章节,不会重复扣费;
2.批量购买将从您所在的章节位置向后开始计算购买章节;
3.批量购买的章节阅读完毕时,将恢复到自动购买下一章。